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际 >

上合组织副秘书长王开文:17年来,上合靠什么赢

2018-06-05 来源:  浏览:   
摘要:时间轴上的起跑点如列车的始发站一般迅速向后退去,遁入历史。然而,无论人或物,要想感受成长的变化必须再次

上合组织副秘书长王开文:17年来,上合靠什么赢

上合组织副秘书长王开文(资料图)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时间轴上的起跑点如列车的始发站一般迅速向后退去,遁入历史。然而,无论人或物,要想感受成长的变化必须再次穿越时间隧道去发现,去感受。即将迈入18岁的上海合作组织本月将在青岛举办该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峰会,这是上合组织第四次在中国境内举办峰会。自成立以来,上合组织在促进欧亚地区安全与繁荣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其影响力和吸引力也在不断向外辐射,但对这个组织及其运作,很多人依然感到神秘。5月24日,《环球时报》记者探访上合组织秘书处,并聆听了该组织副秘书长王开文的讲述。

  走进上合秘书处大楼

  位于北京日坛路使馆区的上合组织秘书处,办公大楼在绿树掩映之中,风格与附近外国大使馆建筑相似,不同之处在于门口飘扬着各成员国国旗,远远一望就知道——没错,就是它!

  上合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15日,是迄今为止唯一在中国境内成立、以中国城市命名并在中国设立常设机构的区域性国际组织。秘书处从2004年开始正式运作,最早办公区设在北京亮马桥附近,后来搬迁到日坛路新址。

  走进办公楼,首先看到的是秘书处标志性建筑宪章厅:墙壁上悬挂着上合组织会徽,中央摆放着用大理石雕刻的上合组织宪章,对开页是创始成员国元首的烫金名字。办公室的内部装修、挂饰体现出浓郁的上合风格,最有特点的是以成员国城市命名的国家厅,比如北京厅、莫斯科厅、塔什干厅等,它们承担会议室、会客厅、宴会厅等各项功能。

  走上二楼,能够看到成员国的国旗,墙壁上挂着用半宝石镶嵌的成员国国徽。每间办公室的门上都用中、俄两种文字标注着办公室的主人名字。王开文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汉语和俄语是组织的官方语言。在实际工作中,除了中国,创始成员国都是俄语国家。虽然工作人员也具备中文能力,但俄语沟通更便利(采访期间电话铃响,拿起话筒,王开文说的就是俄语)。

  2017年上合组织实现自成立以来的首次扩员,决定给予印度、巴基斯坦成员国地位。对于这两个以英语为官方语言之一的国家的加入,王开文表示,汉语和俄语依旧是工作语言,新加入成员国接受和认可上合组织的相关文件。但在工作中会有一些技术性处理,把文件翻译成相应的语种。

  一份峰会文件是这样出炉的

  谈起上合组织的过往和当下,王开文如数家珍。在上合组织成立筹备阶段,王开文担任中国外交部欧亚司副司长,参与了很多工作,2015年他出任上合组织秘书处顾问,2016年担任上合组织副秘书长。

  上合组织有两大常设机构,一个是秘书处,另一个是地区反恐机构,设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秘书处为本组织的活动提供协调、信息分析、法律和组织技术保障”,上合组织官网描述道。

  王开文进一步向《环球时报》记者解释道:上合组织框架内的机制很多,包括元首、总理、外长、安全会议秘书、国防部长等会议机制,这些会议上通过的文件都需要秘书处参与准备。比如为了迎接青岛峰会,要召开外长理事会会议、国家安全会议秘书理事会会议等,这些会议需要秘书处联系各国协调员就会议举行的时间、拟通过的文件等进行协商,最终达成一致。

  “各个国家都设置有对应上合组织的国家协调员,为上半年的元首峰会、下半年的总理理事会会议做准备并协调本组织的日常事务,每年不定期举行若干次国家协调员理事会会议。频率大概是一至两个月一次。”

  王开文表示,上合组织峰会每年在成员国轮流举行,主席国要为峰会文件做准备,提出前期思路及供讨论的基础性东西,然后由国家协调员经过几轮讨论后敲定下来,报外长理事会会议。

  “协商一致”是上合组织讨论过程中的一个原则。“一次会议无法形成统一意见,就举行下次会议,最终达成一致”,王开文说,这也是上合有别于其他组织的重要原则,不论大国小国一视同仁。至于外界因此质疑最终达成的文件充满妥协性,王开文表示,这种担忧有其道理,但实践证明,上合组织通过的文件是有效可行的,小国的利益能得到保障。“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不同群体会有不同声音……在最终完全赞同之前,需要有一个慢慢接受的过程。”

  “秘书处工作压力有点大”

上一篇:总统有权“自我赦免”?特朗普律师炫耀“总统

下一篇:文在寅4日将和杜特尔特在韩举行首脑会谈